马来西亚中医师捐助原住民教原住民务农助脱贫

中国侨网3月2日电 近日,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刊登文章,讲述了马来西亚一名中医师林顺辉,以个人身份在过去的十年间持续帮助原住民的故事。

10年间,林顺辉曾到过西马各州上百个原住民村落派送大米和其他支援物资。有时会有友人和家人相伴,但更多时候都是他只身一人把物资载进村落。

6年前,在村民的介绍之下他来到了森美兰州大鬼山(Gunung Besar Hantu)的一个原住民小村,大概只有18人的3户住家。第一次过去,他向村民了解了生活所需,答应他们下次会准时在下午3时前抵达派送物资,请他们准备好在那里等候他。

筹办协会领养各原住民村

“因为他们的家是用茅草盖的,村民担心一个不小心就会出事。” 蜡烛和挂在屋子上的煤油灯都将村民吓得心惊肉跳。这件事,也将他引入一连串的深思,他更清楚知道,原住民有属于他们的生活模式,是外来者应该要尊重和遵守的。

“请把车窗关好,对车辆进行消毒。”查验证件、登记完毕,一名值守人员背着喷雾消毒器,围着车辆绕一圈,画上完整的“圆”,消毒结束后,车辆放行。

记者说明来意后,值守人员从帐篷内拿出酒精让记者擦手,然后热情邀请记者到帐篷内烤火。

类似的故事,林顺辉说不完。“有一次我捐发电机给他们,他们根本用不着,因为他们不能忍受发电机发出的噪音。我说,那你们晚上不就会很暗吗?村民说,晚上本来就是睡觉的时间,不需要光线。”原来许多原住民需要的东西,跟城市人大有不同,观念也相差甚远。

这个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面是仅有60厘米左右的两张折叠床,中间是烤火桌,几名轮完班的值守人员正在火炉边“享用”自己的晚餐:一碗泡面。

晚10时30分,气温零下4摄氏度,记者结束采访返程。回望卡点,“守卡人”依然迎着风雪坚守在岗位上,成为风雪之中一道温暖的风景。

为什么林顺辉对原住民族群会有那么深厚的情意?他分享,很多友人参与了他的原住民送暖行动后,对原住民的生活环境感到惊讶。“你会很难想象,马来西亚还有一群这样的人,在没有东西吃的情况下,不是白饭配木薯叶,就是啃木薯。” 有时真的连米饭都没得吃。

“在这里值守已经半个月了,刚开始几天,一天有近20辆车来往,经过劝返和宣传,这段时间车辆少了,一夜有三到四辆车,而且都有通行证。”登记人员洪波介绍,五里乡S341水泉卡点共有17名工作人员,分三组24小时轮流值守,每班值守12小时,今天正好轮到夜班,从晚上8时值守到第二天早上8时。

还有一次,他带着家人进村里住宿一晚。那是新年时节,他们一家带着火锅料理与原住民一同分享。晚上在一片星空之下,一家人沉醉在快乐的氛围里,他们在屋外将蜡烛排列成心型,然后点燃它们庆祝佳节。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村民告诉他,因为昨晚点燃了蜡烛,让村民没办法安心入睡。

从只身一人四处送暖,到现在集合各方的力量,林顺辉可是经过多年的深思熟虑才踏入这一步。“翻山越岭那么久都没遇上重大意外,完全是因为运气好,但我相信运气总有一天会被耗尽。所以,我们必需要有个完整的团队来更有效率的执行任务。”他说道。

“这里是进出五里乡的重要关口,我们要求每一位车主登记出入车牌及乘客信息,车内所有人测量体温,对车辆进行消杀……有体温异常的我们将及时上报。”56岁的值守人员骆渊平告诉记者,他们这个组6个人,负责登记的、监测体温的、车辆消毒的值守人员都是饿了吃方便面,累了坐在卡点里头眯一眼。

一次的送暖计划结束了,他再从这一个村落打听另外一个也需要支援的原住民村,再继续送暖行动。

“您好,请把车窗摇下来,测量体温。”“您好,请把身份证和通行证拿出来,我们要进行登记。”一辆轿车进入卡口,值守人员挥手示意停车后,另一位拿着测温计对车上人员进行体温测量,一名辅警负责登记车牌号和身份信息,并仔细察看车辆内外情况。

彭维勇表示,此次疫情对体育行业造成较大影响,东京奥运会部分项目的资格预选赛将延期举办或者异地举办,我国国内的足球、篮球、排球等职业联赛也延期举行,包括亚冠比赛、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等,此外国内50多场马拉松比赛也受到影响。

“在值守的过程中,有休息吗?”“不休息,站着等待车辆!”走出帐篷,卡口站岗值守的辅警孟华介绍,因为早就适应了这种连续通宵的工作状态,所以在这次抗击疫情一线,他和崔俊主动要求承担夜班工作。

原来这村子的原住民对时间的概念只停留在早上、下午和晚上之分。他和村民在当下捧腹大笑,但这场误会让他不停提醒自己,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你要帮人,首先要以同理心出发。”

他也将通过协会落实“领养计划”,会员以个人或公司名义“领养”特定的原住民村,负责教导、协助他们种植农作物,直到收成可以带来收入。他相信,脱贫与教育,才是原住民的出路。

不料他按时来到村子后,等了很久村民才赶来。第三次到访的时候,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这一次他忍不住问村民,毕竟他是来帮助村民的,说好了3时就应该在规定的时间会合,为什么大家不能守时呢?这时村民回答说:“林,3点钟是什么?”

林顺辉表示,今后,他将通过即将成立的“马来西亚关怀原住民协会” 捐赠蔬菜种子、高品质的果苗、农耕工具等及定时资助有机肥料进各个原住民村子,让原住民们通过自己的劳力务农,自力更生。

夜幕下,路中间一道黑黄相间的三角形可移动拒马把马路隔断,路边一顶帐篷透出点点灯光。

简易的桌子上面,厚厚的登记本上,详细记载着每天来往车辆的车主姓名、身份证号、车牌号、电话号码、出发地及目的地。

林顺辉说,“10年前开始送米送生活用品,但4年前我开始思考,这并不是长远的路。”他认为要真正帮助原住民,必须改变方式。

以同理心尊重原住民生活

他还说,“有些村民甚至会抱着米在村子跳舞,他们获得支援都很开心,但事实上送米的人比他们更开心。”

当晚9时,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海拔900米左右的鹤峰县五里乡S341水泉卡点,踏访这里的“守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