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视频异常行为分析人工智能企业“闪马智能”获近亿元Pre-A战略轮融资

今日消息,专注于视频异常行为分析的人工智能企业上海闪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闪马智能”)于今年6月10日获得近亿元Pre-A战略轮融资,领投方为香港新世界集团旗下六脉资本,天使轮股东线性资本、红点中国、沛华资本继续增持。此次融资后,闪马智能将协同战略合作方深入行业解决方案、丰富产品形态、加强技术的创新研发、全面扩大市场覆盖率、推进生态圈建设。

谈及为何选择投资闪马智能,本次战略融资的领投方,香港新世界集团旗下六脉资本管理合伙人郑志亮表示:“目前,国家大力提倡新基建,人工智能行业借助新基建布局将会有更好的发展。所以我们也将迎合国家发展方向,大力支持人工智能行业,而闪马智能是我们最看好的一家。闪马智能有成熟的团队、完善的产业布局、以及场景落地的能力。并且创始人彭垚有很好的商业模式和战略眼光。未来,香港新世界集团旗下的新创建集团将会与闪马智能协同发展,在公路、建筑等方面将结合闪马智能的多线产品,打造具有行业标杆地位的智慧运营体系,帮助大量基础设施实现智慧化转型。”

“我时常觉得自己的‘天性’不够复杂,甚至有点简单。这在生活中可能是福气,但对作家来说可能是个弱点。”她觉得,“这意味着如果我要成为更好的写作者,必须学着去认识和理解他人、不断去拓展心灵的边沿。”

张悦然心里清楚,将来这些学生大多并不从事文学相关的工作,也有可能因为忙碌和身负生活的重压而逐渐远离文学,“我所做的事,就是尽可能让文学多留在他们生命里一段时间。”

教书、写作、编杂志,她的生活始终没有远离文学。

截至目前,闪马智能的5条产品线已经成功在全国近200个市、区落地使用。其中,智慧交通产品遍布全国100多地市;城市治理产品广泛部署在上海和浙江两地政府;岗位管理系统已运用于上海全市公安系统多个部门;内容审核产品用于全国多地网信办。

教书、编杂志、写书……现在,张悦然习惯了在教师、杂志主编、作家三个身份中切换,日常生活被各种工作塞满,基本都跟文学有关。

什么促使作家动笔写一篇小说?次要人物为何也要丰满……包括《都柏林人》等经典书与畅销书在内,她以另类视角对小说进行剖析。

“天性”不够复杂的写作者

闪马智能创始人兼CEO彭垚表示,此次战略融资之后,闪马智能将与新创建集团达成全面深度合作,接下来将从基于AI的视频异常分析在智慧交通市场的应用上入手,未来逐渐扩展到智慧城市的建设。

“作家”之外的另一个角色

《顿悟的时刻》里,有一章讲到亨利·詹姆斯的长篇小说《一位女士的画像》,女主角伊丽莎白认知世界的外沿被黑暗所包覆,她的人生使命正是不断用自我学习,来拓展认识、照亮那层黑暗。

“文学需要根基和底蕴,在他们的年纪,这些尚且是可能去建立的。”身为教师,她觉得那是自己的责任。

喜欢文学的人,对张悦然名字很熟悉。她从14岁开始发表文章,写出《水仙已乘鲤鱼去》等一系列作品,在文学圈里稳扎稳打,还创办了纯文学杂志《鲤》。

今年4月,闪马智能宣布与香港新世界集团(香港股份代号:17)旗下的新创建集团有限公司(香港股份代号:659,以下简称新创建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新创建集团是香港新世界集团的多元产业上市旗舰,在香港及大中华地区投资和经营多元化业务。核心业务包括收费公路、商务飞机租赁、建筑及保险,策略组合则涵盖环境、物流、设施管理及交通等领域。此次战略合作旨在结合新创建集团和闪马智能双方的行业影响、技术优势及市场资源,共同探索和研发高速公路智能化运营系统、智慧建筑管理系统等领域的解决方案与运营模式。

闪马智能成立于2019年,核心团队在图片视频深度学习科研、大规模应用系统开发方面具备10余年的技术积累,因此成立公司后,选择从视频异常分析领域入手,运用AI技术解决城市实际问题。闪马在2019年就已经形成了面向智慧交通、客流管理、城市环境治理、岗位规范管理、互联网内容在内的5项业务场景。

有人评价,《顿悟的时刻》是一本工具书。她把这当成是一种嘉赞,“其实这本书提供的只是一些建议,而且大多在审美的层面。对很多细心的读者来说,他们早已发现这些美,只是在书中获得某种确认和共鸣。”

“我想,我的课如果能使他们在阅读中发现更多有趣的事物、得到更多快乐,就感到很满足。”她很快把课堂变成宣讲文学的地方,谈小说、聊写作,凭借多年积攒的经验给出分析,努力想把文学带进一个纯粹的场域。

在“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而成名后,张悦然一度被称为“美女作家”,出席各种活动。不过,她很快摒弃了类似头衔,回归到写作上来;日常举止低调,但竭力维持一份属于文学的宁静。

同学们的表现慢慢打消了这种顾虑。她开了几门学校的公开课,选修这门课的学生大多热爱阅读和写作,每次下课都追过来,想要继续交流。

故事性之外,她的小说擅长表现细微的感情。张悦然坦承,在自己早年的作品里,很多人物都具有偏执和极端的人格,强烈但不复杂,“这是由某种年轻时代的审美趣味造就的,同时也和我个人的天性有关。”

聊到写作过程,张悦然觉得写《顿悟的时刻》比写小说总体上更愉快:有了相对稳定的观点,在书写中不太会动摇,“我写小说时总是很容易被新产生的想法吸引,这种诱惑很难抵御。”

写作之外,2012年,在被聘为中国人民大学写作班的讲师后,教书也逐渐成为张悦然生活中一部分。多了一重身份,但并没远离文学。

“我的文学积累纯粹是一个自我教育的过程,从未上过任何写作课,甚至没上过文学课。可现在我要教别人,并且还要相信这种教授是有价值的。”有一阵子,她不太适应教师这个新角色。

“某种意义上说,我觉得自己和伊丽莎白很像,即便我不写作,那也是我人生旅程的一种使命。”她如此描述道。

“做好自己的事情,确信它有价值”

“修改小说时会和我的作品拉开一定距离,尽可能客观审视,找出它在情节、人物等方面的不足。”张悦然并不会刻意在写作时使用技巧,“写作中,真正可以仰赖的还是作家的直觉。”

她不去介意以往的一些标签,“别人如何看待自己不重要,而且那些看法也在变化。旧的标签失效了,可能还会有新的标签。做好自己的事情,确信它有价值就可以了。”

张悦然新作《顿悟的时刻》。北京磨铁图书供图

最近,一本《顿悟的时刻》把张悦然带回读者的视线。这是她写给阅读者与创作者的“小说课”。

需要做好的事情是什么?其中之一,大概是实现与文学有关的梦想。如同她在长篇小说《誓鸟》后记中所写的那样,“是呓人,卖梦为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