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了69年终见父亲!这一声“爸爸”让人泪流满面

盼了69年!这一声“爸爸”让人泪流满面

日前,这位73岁的退伍老兵

老兵终与父亲“再相见”

皮蜡生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我们要继承父亲的遗志,保家卫国。”工作后,他一直没有停下追寻父亲墓地的脚步。在这几十年中,他一直关注着关于抗美援朝的信息,但迟迟没有准确消息。

1951年2月,年仅24岁的皮菊秋报名参加抗美援朝,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36军106师316团的一名工程兵,那时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还有一个小儿子未出生。几个月后,他在参加朝鲜价川机场抢修的战斗中壮烈牺牲。

2019年12月,皮蜡生在朝鲜平安南道价川郡龙渊里找到了父亲皮菊秋的名字。

2010年,兄弟三人出资在老家为父亲修了一个纪念碑,但心里还留有遗憾,“没有遗骸,没有照片”。

几十年寻找父亲安葬的地方

监制/李浙 主编/马文佳 编辑/徐昳晨 视频编辑/乃扎尔 校对/高少卓 央视新闻

林宇辉退休前是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视听室高级工程师,先后为数十起重特大案件提供关键性技术支持。两年前,他就立下了为100名烈士免费画像的目标,到现在已经完成了30多幅画作。

在具体了解皮蜡生父亲事迹后,林宇辉开始着手分析和模拟画像。

2008年北京奥运会,很多队友带着老伤,甚至是手术未康复的风险坚持出战,最后我们拿到了第八。那之后我的感悟是,国家队是要你玩命的地方,是要你付出一切去帮助全国球迷完成梦想的地方。前辈们用血汗奋斗出佳绩,希望你们也一样去努力、奋斗、继承。(完)

通过视频通话,皮蜡生和远在长沙的二弟和叔叔一起见证了父亲容貌的还原。这一刻,老人等待了69年。

皮蜡生说,为这一刻,他们兄弟已经等了几十年。他的小弟因为父亲牺牲时还没出生,进了陵园后泪流满面,长跪不起。临走时,他们在陵园带了一点土,回国后装入骨灰盒安放在皮菊秋烈士纪念碑前。

牺牲时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见过我父亲的家人都说真是太像了,当我看到画像中父亲的眼睛时,仿佛感觉到他也在凝视着我,那一瞬间眼泪刷地一下子就出来了。”皮蜡生说,当时内心只有一个愿望:“爸爸,我要把你带回家。”

而今,皮蜡生已将父亲的画像制作成瓷像照片,安放在皮菊秋烈士纪念碑上。他说:“69年的寻亲梦想终于了结,这下真的完整了!”

但据老家人回忆,皮菊秋烈士参军时穿的是冬装。林宇辉又根据老人家里人的要求把原定画像中的夏装改成了冬装。

这一刻,他哭得像个孩子

皮蜡生的父亲皮菊秋生于1927年9月。生在战乱年代的他,十几岁时曾被侵华日军征去在武汉当了两年挑夫,直到抗战胜利后才被老乡带回老家。因为目睹过日军的暴行,皮菊秋意识到保家卫国的重要性。

在“神笔警探”林宇辉的帮助下

时隔69年,终于看到了父亲的样子

父亲牺牲时,皮蜡生只有四岁。在他的印象里,父亲是模糊的。

2019年,在抗美援朝老战士的帮助下,皮蜡生加入一个烈士寻亲服务团,并在朝鲜方面帮助下找到了父亲墓地的准确地点。2019年11月15日,兄弟三人赴朝鲜为父亲扫墓。

兄弟三人赴朝为父扫墓

千辛万苦找到父亲墓地

“从我记事开始,我问爸爸去哪了,爷爷奶奶只告诉我说爸爸抗美援朝时牺牲了。但牺牲时连一张照片也没留下,埋葬的具体地点不详。”皮蜡生说。他从童年起就一直有个心愿:“寻找父亲的墓地,带他魂归故里,看看他的样子。”

通过面对面观察,加上皮蜡生老人之前提供的自己和弟弟,以及叔叔的三张老照片,林宇辉经过一晚上构思和修改,终于把画像模拟出来。

皮菊秋革命烈士纪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