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用背书”助“3040”人员再就业

在就业困难人群中,出现了越来越多中年人的身影       上海:“信用背书”助“3040”人员再就业

海归人士、物流经理、电商副总……如果这些人出现在就业帮扶对象的名单中,你是否觉得不可思议?事实就是如此。

“我们要说服企业,给予这些中年求职者机会。”高燕表示。为此,他们采取“信用背书”来进行担保,推荐这些“3040”人员上岗。今年以来,已经有20多位顺利再就业。龙严透露,下个月他将在一家物业公司上班。同时,董小姐也在一家互联网公司找到了一份行政岗位。

中年危机绝非个案。日前,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职场人年中盘点报告》曾显示,职场人中近六成感受到中年危机,29.9%的职场人期望在35岁后做到企业管理层,还有12.2%的白领认为35岁之后有失业风险。不仅如此,随着工作年限增长,职场人士对中年危机的感受与日俱增。81.6%的80后也表示遭遇到了中年危机。

对此,祁阳大村甸镇官方通报称,4月30日6时30分许,接群众报警称:一老年男子在停放于黎马公路大村甸施工路段的挖机上死亡。接警后,祁阳县公安局民警和大村甸镇党委、政府工作人员立即赶往现场,开展调查处置工作。

同样郁闷的,还有此前在一家知名金融企业总部从事行政工作的董小姐。36岁的她在生育二胎后,做了3年全职妈妈。如今想要“重出江湖”,董小姐却发现,这“太难了”。

那么,“3040”人员为何降低预期,也很难找到岗位?高燕指出,这同样是因为过去的职业经历所致,“一个做过副总的人申请去做经理,尽管求职者愿意屈才,但让现在的总监怎么想,他怎么管理你?”

经调查,死者唐某花,男,89岁,系祁阳县大村甸镇大村甸村3组人。唐某花在正在施工建设中的黎马公路旁有房屋一栋,不在项目拆迁的红线范围内,但唐某花多次向黎马公路指挥部申请对其房屋进行拆迁补偿。因其诉求和现实情况不符合相关政策,项目指挥部未答应其诉求,并向他做了大量的解释工作。

职场经验丰富、学历不低、能力突出……具备这些优势的“3040”人员,为何难就业?

“信用背书”助其上岗

“老券”再次被“激活”,有利于提高债市整体流动性水平和对外吸引力,助力境内债券纳入国际主流债券指数。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国开行此举是对做市商制度的有效补充,将促进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协调发展,完善收益率曲线的同时,提升债券收益率曲线在货币政策中的传导效率。

国开行资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次操作采用券款对付(DVP)的结算方式,有助于减少占用做市机构资金,提高交易效率。同时,国开行切实考虑做市机构自身的需求,从操作时限、券种选择、结算方式等多方面综合考虑规则设置,极大提升了国开债做市支持操作的时效性和便利性,有利于更好支持债券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下一步,国开行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有序稳妥开展做市支持业务,逐步形成常态化机制。(完)

除了必要的心理疏导,高燕告诉记者,“乐业空间”最大的功能在于“做减法”,降低求职者和企业的双方预期值。

职场的平静,被公司战略和组织架构调整所打破,龙严失业了。起初,他并没太过担心,“不就是换个公司么,我在这行干了那么多年,还怕找不到工作吗?”

“我们惊讶地发现,在就业困难的人群中,出现了越来越多中年人的身影。”平凉街道第一睦邻中心“乐业空间”的负责人高燕说道。

翻看杨浦区平凉街道的失业、无业人员登记表,龙严和董小姐名列其中。

但现实开始逐渐让他怀疑自己。半年中,龙严投递了数份简历,面试了多家公司,期望值不断下调,但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有HR明确表示,就年龄而言,我在年轻人为主的这一行业中,已经不受欢迎。”

本次操作共有48家机构对68只国开债申报随买或随卖需求。国开行综合考虑业务实际和市场需求,选取短期、长期、超长期等3个期限的“老券”开展随卖操作,中标参考收益率均低于中债估值。

事实上,该街道统计发现,“3040”失业、无业人员的比例明显增加:在今年5~6月份的报表中,30岁以下的人员比例为41%,31~40岁的比例为47%;7~9月的报表中,31~40岁的比例为48%。

通报称,经公安机关现场勘查、调查走访、尸表检验等工作,初步认定为:排除他杀的可能,唐某花符合自缢身亡的特征。死者亲属均表示认可。事情发生后,祁阳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相关部门和当地政府依法依规积极做好善后工作。(蒋格伟)

记者近日从上海杨浦区平凉街道 “乐业空间”就业援助点了解到,登记失业、无业的主要人群,正在从昔日的“4050”“2030”人员转为“3040”人员。再就业时,从过去履历光鲜的“成功人士”到遭遇中年职场危机,“3040”人员常难以调整心态。通过“信用背书”,帮助这部分劳动者找到属于自己的岗位,正成为上海一些区域就业帮扶的重心。

值得注意的是,失业给“3040”人员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超过其他年龄层人群。高燕告诉记者,由于“3040”多已成家,其就业一旦受阻,将直接影响家庭经济来源。

本次操作包括3只债券共计60亿元人民币。操作方向全部为随卖,规模均为20亿元,剩余期限分别为16.13年、2.92年、8.57年,中标参考收益率分别为3.93%、3.00%、3.71%。做市机构踊跃参与竞标,认购倍数均超5倍。

对此,高燕分析认为,与“2030”人员不同,“3040”人员再就业初期有明显的期望值,然而其年龄不再完全“适配”同等岗位。换句话说,同等岗位,企业宁愿使用更为年轻、学历更高的人员。

“帮助这些中年人走上岗位,需要进行针对性的就业指导。”高燕坦承,不少“3040”人员之所以去街道问工作,已属无奈。

80后龙严曾是上海一家物流公司的经理,在高档的创业园区内上班,拥有自己的办公室和令人羡慕的薪水。

一旦“3040”人员遭遇失业,其再就业之路比想象中更难。在平凉街道“乐业空间”的援助名单上,不仅有物流经理、金融业人员,甚至还有电商公司的副总和海归人士。

“除了没拉下脸求朋友,我什么方法都试过了。”龙严告诉记者,不论是网络招聘,还是现场招聘会,他都尝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