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大将穆里尼奥很强很棒媒体带歪了穆帅形象

穆里尼奥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他的执教能力是否已江郎才尽了?来看看热刺球员洛里斯怎么说。

洛里斯表示:“穆里尼奥很棒。他是一个特别的人。通过媒体,你可能会有先入为主的看法。但当你每天都在训练基地和他对话时,你就会发现这是一种荣幸。”

“穆里尼奥执教了很多伟大的球队,执教过很多伟大的球员。他有很丰富的经验,也拿到过很多奖杯。当你是一名球员时,你站在这样一位教练面前,你肯定会有很多东西去学。”

这正是:捐赠要想物尽其用,慈善就须做实做细。

2020年4月14日0-24时,天津市本地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但话说回来,感动是一回事,怎样避免捐赠人因超出能力范围的捐赠而影响生活,却是不容忽视的真问题。有学者将慈善和捐赠概括为“三次分配”,即在道德感召下,公民自发完成的资金向需要帮助的人流动的过程。“三次分配”的真正意义,在于进一步缩小全社会的收入分配差距。倘若在我们的慈善捐赠系统中,有大量案例属于困难群众帮助困难群众,就偏离了制度设计的原初轨道,其价值也会大打折扣。甚至假如捐赠人因捐赠而陷入困顿,那么最终还是需要政府和全社会来兜底。因此无论从个人生活还是公共利益的角度出发,都有必要温柔地拦下那些超出个人能力范围实施捐赠的好心人,倡导一种“力所能及的慈善”。

新冠肺炎疫情牵动全国人民的心。在疫情期间,关于慈善、捐赠的话题屡次成为舆论焦点。我国的慈善、公益体系也确实暴露出一些问题。但俗话说“危中有机”,疫情又何尝不是我们解决问题,进而推动慈善和公益事业向前发展的一次契机?更深入的思考、更务实的举措,或许就可以从这次“老人捐款该不该收”的讨论开始。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果前来捐款的老人劝都劝不住,怎么办?对于主动献出的爱心,总不能强制退回吧?同时,又该怎样准确识别一个人的捐赠符合其收入水平,而不会为其带来过重的负担?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仅靠工作人员的洞察、劝说,而必须在制度设计上来一些“线串针眼”的精细活。比如有人建议,可以把老人的捐赠放入一类信托基金,用年化收益行善,本金则可以撤回,以备捐赠人万一老无所依时使用。再比如,捐赠机构是否可以和相关部门实现数据联网,当捐赠名单中出现本就属于社会救济的对象时,有针对性地做好劝导和保障工作。任何人的爱心都不应被辜负,更应该被珍惜。要通过精巧的制度设计、细致扎实的工作,让每一滴善意都能找到其发挥最大能量的位置和方式。

天津市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1例(境外输入)。

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3008人,已解除医学观察2917人,尚有91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其实,当我们讨论“老人捐款该不该收”、倡导“力所能及的慈善”时,也意味着整个社会对慈善、公益的认识和理解在不断深化。许多人对1990年中国第一次举办亚运会记忆犹新,当时资金、物资匮乏,全国数千万人慷慨解囊,共捐款2.7亿元,几乎占全部投入的一成,“今天你捐了没有”一度成为流行语。30年后的今天,繁荣发展的中国已经不大需要这样“悲情”的全民慈善了。但我们同样面临新的课题:当物质极大丰富、收入普遍提高时,怎样设计出更科学、合理的慈善和公益制度,确保最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同时也进一步缩小整个社会的收入分配差距?这是“成长的烦恼”,也是“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但令人欣慰的是,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慈善和公益背后的那种“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早已融入中国人的血液、刻入中国人的筋骨,也成为这个国家一路走来、战胜各类风险挑战的巨大动力。

截至4月14日24时,天津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36例,出院病例133例,死亡病例3例。现有在院治疗确诊病例0例。其中:

穆里尼奥入主热刺后,洛里斯大部分时间在养伤,但当他伤愈后,穆里尼奥便立即启用了他。

确诊病例中,宝坻区60例、河东区15例、河北区12例、和平区6例、南开区6例、北辰区6例、河西区4例、宁河区4例、东丽区4例、西青区4例、滨海新区3例、红桥区2例、武清区2例、津南区2例、外地来津6例;

出院病例中,宝坻区58例、河东区14例、河北区12例、和平区6例、南开区6例、北辰区6例、河西区4例、宁河区4例、东丽区4例、西青区4例、滨海新区3例、红桥区2例、武清区2例、津南区2例、外地来津6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