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卫生部尚未有从俄罗斯进口疫苗的协议

(抗击新冠肺炎)尼泊尔卫生部:尚未有从俄罗斯进口疫苗的协议

中新网加德满都10月2日电 (记者 张晨翼)针对此前有媒体报道说尼泊尔将进口一批俄罗斯疫苗之事,尼卫生与人口部2日对外表示,尚未有关于此举的协议。

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斯塔特(Richard Hofstadter)在1963年出版的《美国生活中的反智识主义》著作中,讲述了美国政治、宗教和教育中反智主义的根源。他谈到“从我们的历史开始,我们的民主和民粹主义的冲动就驱使我们拒绝任何带有精英主义色彩的东西。”

很多人疑惑:现代化程度最高、科学技术发达的美国,反智主义何以如此盛行?

高塔姆进一步说,现在世界上有一些国家和卫生机构正在研制各类疫苗。如果有关监管机构认可某种疫苗可用于公众,那么尼泊尔政府会主动提出进口事宜。

“在我们的集体任期内,无法回忆起一次政治压力导致科学解释发生变化的情况。”当地时间7月14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四位前主任联合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疾呼,批评特朗普政府用政治绑架防疫。

在郑永年看来,当前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占比缩小,贫富差距拉大,社会分化日趋明显,社交媒体兴起(反智言论在自媒体上大行其道)等,进一步助长了社会中非理性、反科学的倾向。

从另一面看,则是一些政客“直觉优先于专业、政治压倒科学”。

疫情发生后,美国疾控中心接连遇到及时预警被无视、公开警告遭打压、合理建议被否决等“怪现象”,地位不断被边缘化。

“民主与科学以前一直被认为是一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向记者表示,这次疫情深刻表明,科学很容易受到政治认同、民主观念的影响。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当他们认为科学伤害了“民主”的时候,选择的是所谓“民主”与“个体自由”。

受访专家表示,政治凌驾科学背后,是美国的反智主义传统、民粹主义和两党极化政治。

AC米兰作客挑战斯帕尔,上半场,瓦罗蒂门前抢射帮斯帕尔取得领先,弗洛卡里世界波扩大比分,达利桑德罗铲倒特奥被红牌罚下。下半场,莱奥替补上场扳回一球,伤停补时阶段萨勒马科尔斯传中制造维卡里乌龙。最终,AC米兰2:2客场绝平十人斯帕尔。

在美国南方一些保守州,宗教文化对人们的思想行为有很大影响。一些教会学校禁止向学生教授与进化论有关的知识。民意调查也显示,34%的美国人完全不相信进化论,而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物种进化是由超自然力量引导的。

再就是,反智主义经历了长时间的发展,各种影响因素很多。二战后美国的麦卡锡主义对知识分子的攻击,宗教狂热运动的兴起,教育两极分化等,都是成因。

10月2日,尼卫生与人口部发言人高塔姆介绍说,尚未就进口新冠病毒疫苗与任何人达成协议。

但不管社会面向如何不同、科学知识的真理性如何变化,受访专家均认为,秉持科学理性态度,仍然是现代社会的必需,特别是在遇到疫情等急需专业知识去应对的重大危机时,更应如此。

“如果追根溯源的话,反智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追溯到美国立国前清教徒来到美国。”刁大明介绍,英国清教徒、欧洲其他白人移民到北美大陆后,发现欧洲的一些传统、一些经验未必能够解决北美大陆的事情,这奠定了美国本土实用主义的哲学思想,即重视实践知识、不看重书本知识。任何不能立刻应用的思想,不能产生实效的理论,对很多美国人来说都没有意义。这种“实用主义价值观”极端化了,就容易产生对于“专业科学”的蔑视。

早在当选总统前,特朗普就曾公开质疑科学,还暗示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在内华达州共和党初选中赢得高中或以下教育水平的人当中57%的票数之后,特朗普更是直接宣告,“我热爱教育程度低的人”。

美国精英教育和平民教育存在很大差别,多数中下层平民接受的基础教育质量不佳,相关知识积累有限,其中不乏对科学、人文等基本常识缺乏了解掌握。

“从这次疫情可以看出:反科学才是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那些认真对待科学,以科学为依据作出迅速反应的国家,目前疫情防控大体成功。而那些没有认真对待科学,反应缓慢、犹豫不决、掉以轻心,不把科学家的警告当回事的国家都还在疫情中挣扎。”理查德·霍顿说,这场大流行病给我们的经验教训就是,我们需要更加严肃认真地对待科学,而政治领导人在作出决定时,一定要充分认识到科学的价值和力量。

戴上口罩这么简单而有效的科学防疫措施,迟至近日才终于获得特朗普的明确支持。然而,付出的代价已然惨重。

“如果特朗普政府一开始就重视疫情,采纳世卫组织、美国疾控中心等机构专业人士的防控建议,相信美国疫情会比现在好很多。”刁大明说,各国战疫成绩清晰表明,是不是遵循科学意见,防控效果差别很大。

这些因素背后实际反映出美国社会的撕裂。“所以,现在有所谓‘两个美国’的划分,精英的、城市的、华尔街的美国和草根的、普通大众的、乡村小镇的美国,两者有着迥异的美国精神图景。对于后者来说,往往对于现代化、全球化都持有一种否定的态度,这本身就有一种反智的意味在里面。”刁大明说。

在政府推波助澜下,社会的无知和偏见也被放大。美国各地反“居家令”、反疫苗活动甚嚣尘上,“比尔·盖茨要消灭人类”等阴谋论大肆传播。据《每日邮报》7月11日报道,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名男子认为新冠肺炎是“一场骗局”,特意参加了一场“新冠派对”,想测测新冠疫情是真是假,之后感染病毒丧命。

郑永年认为,世界各国抗疫成绩不一的因素有很多,但如何处理政治与科学之间的关系,无疑是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

截至发稿,尼泊尔累计有82450例新冠病例,系世界上累计病例数第46多的国家。(完)

国家、社会是复杂的、带有多种面向的,既有理性科学的一面,也有非理性、反科学的一面存在。

“我钦佩美国,是因为那个国家曾经拥有先进科技和人才,但是现在的美国却令人费解,那里的政治氛围诡异,政治领导人并不尊重科学。”日前,《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对抗新冠病毒,理应是一场由科学主导的防疫战争,但是科学为何在美国前所未有地被弱化?

意见严格依照有关法律规定,要求各级法院注重不同法律规定之间的配合衔接,全面加大对于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惩治力度。包括,举证妨碍制度在被诉侵权产品所涉侵权事实查明中的适用,从高法定赔偿以及依法从重刑事处罚的情况等。

刁大明分析,一方面特朗普为了连任竞选,寻求“亮眼”的经济和就业数据,重启经济成了当务之急,秉持科学态度和社会良知呼吁加强防控的科学家,自然就成了白宫的“眼中钉”;另一方面,特朗普的这种做法,也同支持他的选民基本盘有关。“既然共和党面对大量的反智主义选民,对科学常识没有那么尊重、希望能够尽快重启经济,那么特朗普敢于肆无忌惮表现出无知和莽撞的一面,也就可以理解了。”

《纽约时报》2019年底刊发报道指出,此前三年,科学在美国联邦政府决策中的作用不断被弱化,政治官僚叫停研究项目、削弱科学家影响力,有时还施压研究人员“别乱说话”。

应该说,美国就是一个这样有多种面向的典型国家,一些政客和民众存在反智主义倾向,但科学精神和理性主义的力量也很强大。另一方面,科学本身也是包含着非理性因素,“绝对真理的科学并不存在”,对事物的认识在变化,对科学本身的认识也在变化。

“从未见过科学被政治影响如此之深!”

前不久,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坦言,“在这个国家的一些人群里,存在一种普遍的反科学、反权威、反疫苗情绪。相对来说,这一比例高的惊人”。

“美国出现的反科学、反知识、反智倾向并非近期才有,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是长期存在的;美国一些政客对科学的蔑视也不是从今年开始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告诉记者。

过去两周,美国平均每天新增超6万例, 30余个州的新增病例呈上升趋势,尤具代表性的是包括佛罗里达州、得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在内的“阳光地带”。这些州的共和党州长紧随白宫脚步,迅速重启经济以助选情,造成确诊病例和住院人数急剧上升。

“今年特朗普的反科学言行实际上是他过往一贯态度的延续,有着相当的受众基础,只不过在疫情下进一步催化。”专家表示。

意见规定,权利人在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既申请停止侵权的先行判决,又申请行为保全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一并及时审查;对于已经被采取保全措施的被诉侵权产品或者其他证据,被诉侵权人擅自毁损、转移等,致使侵权事实无法查明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权利人就该证据所涉证明事项的主张成立;除特殊情况外,根据权利人的请求,应当销毁假冒、盗版商品和主要用于生产或者制造假冒、盗版商品的材料和工具;权利人在二审程序中请求将新增的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纳入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审查;对于主要以侵犯知识产权为业、在特定期间假冒抢险救灾、防疫物资等商品的注册商标以及因侵犯知识产权受到行政处罚后再次侵犯知识产权构成犯罪的情形,依法从重处罚,一般不适用缓刑。

“有关复课这事再次印证了,从未有哪位总统像特朗普这样将科学政治化。”美国疾控中心4位前主任在评论文章中说,美国民众此时急需专业、明确的防控指南。但不幸的是,疾控中心所制定的防控措施指南却遭到了政府带有政治意味的抨击,给全社会抗击疫情带来了混乱。

意见集中规定了权利人可以充分利用的救济措施,在强调人民法院要引导当事人积极、全面、正确、诚实举证的同时,对于侵权获利和律师费用的确定等方面提供了举证指导,有助于权利人依法高效维权,有效阻遏侵害知识产权行为。(记者罗沙)

反过来,政治过度而科学不足是很多西方国家政府抗疫不力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任何国家,政治是客观存在的,也不可或缺。但如果政治凌驾了科学,就很难找到有效的方法去挽救老百姓的生命。恢复经济活动也并非没有道理,问题在于如何科学地逐步开放,如何达成政治和科学之间的平衡?

“实际上,美国社会中科学的力量和反智的力量都有,特朗普只不过为了竞选的政治利益和迎合自身的选民基础,很多时候选择了发动支持他的那一部分非理性的力量,放大非理性的因素,所以才会频频出现反科学言行。”郑永年说。

“相对于西方国家尤其是英美国家,东亚社会的抗疫很显然是比较成功的,而成功的关键在于东亚政府在抗疫过程中,能够实现科学与政治之间的平衡。”郑永年表示,东亚各国政府在诊断问题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时,往往不会去诉诸意识形态和政治考量,而是诉诸科学的理性和逻辑。

一些美国公众在科学常识上的缺乏,也就让特朗普的反科学言行有了他的受众基础。某种程度上,特朗普当初胜选,与其成功将自己塑造成普通人,与知识精英划清界限有很大关系。

其他几场比赛,佛罗伦萨1:3不敌萨索洛,博洛尼亚1:1战平卡利亚里,莱切1:2不敌桑布多利亚,维罗纳3:2力克帕尔马。(完)

数日前,有当地媒体报道说,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将通过三方制药公司向尼泊尔提供2500万剂的新冠病毒疫苗。此消息一出,引起不少尼泊尔民众的关注。

面对持续恶化的疫情,白宫无视包括CDC在内的卫生机构、组织的意见,一心力推经济重启、学校复课,甚至一度威胁对仅上网课的在美留学生采取签证限制措施,削减未开放学校的联邦教育拨款等。

科学在现代社会中该处于何种位置?

蔑视科学的“反智主义”在美国由来已久,疫情下更加盛行

此外,政治认同也能影响人们对科学话题的认知。例如,气候变化、疫苗接种等议题经常引起美国民众较大的争论。很多保守派就认为,科学家(自由派)渲染气候变化是为了扩展政府职能、“侵害”个人自由。不少美国人把自由看得比什么都重,戴口罩、“居家令”、限制社交距离等这些专业的防控意见,被不少美国人认为“不可接受”。

特朗普当局一开始对疫情轻描淡写,后又寄希望于某类神奇的武器——疫苗、新药,甚至推荐“消毒剂注射法”,在新闻发布会上大出风头。各种反科学言论持续占据媒体重要位置,专业理性的声音被进一步稀释。